整容说文库 > 经典散文 > 教育资讯

凄美情书 情撼百年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整容说文库 时间:2019/09/15 22:33:51 经典散文
凄美情书 情撼百年经典散文

凄美情书情撼百年

育苑春泥

秋风起,秋月明,秋色宜人;心头紧,心潮涌,心绪难平。秋风拂过,摇落片片黄叶,而在我的心里,也有一片枫叶悄然飘落,那叶片镶着金边,中间却斑斑点点,似血迹,如泪痕,色泽殷红。

这片殷红之枫叶似有灵气,径直飘入我的心中。疏忽之间,那叶片不见了,一纸发黄的信笺轻轻落下。定睛一看,此乃百年前林觉民慷慨赴死前含泪写就的家信,亦即《与妻书》是也。

早先在语文课本中初识此文,便被深深打动,每读一遍,心中便热血沸腾。多少次,我在想,此文不只是印在课本上而已,它已经深深铭刻在亿万国人的心中。

百年情书,如泣如诉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 )

一封家书,浓缩一百年前革命党人铁血丹心的情怀;一封情书,引出一个辛亥年间的凄美爱情故事。

“吾作此书,泪珠和笔墨齐下,不能竟书而欲搁笔”。一百年前,在福建闽侯的一处庭院里,住有一对才子佳人似的恩爱小夫妻。剪短发、穿西装的美少年是才子林觉民,风流倜傥;文雅娴熟、知书达理的清秀女子是陈意映,聪明贤惠。

刚刚从东瀛留学归来的觉民,毅然走上推翻清廷的革命道路。在投身于广州起义的前夕,他忍泪含悲和娇妻生死诀别。

义士在信中抱定为国牺牲之决心,决心杀身成仁。“吾作此书时,尚是世中一人;汝看此书时,吾已成为阴间一鬼”。读到此处,忽想起昔日荆轲刺秦前的那种“壮士一去不复返”的豪气,又想起鲁迅的诗句“忍看朋辈成新鬼,怒向刀从觅小诗”,不仅潸然泪下,为之动容。

凄美情书,撼人肺腑。

曾几何时,花前月下,偶偶私语,卿卿我我,耳鬓厮磨,互诉衷肠,爱吾所爱,恋我所恋,在缠绵中陶醉于二人美妙的世界中。这曾是已婚的、未婚的青年男女所追求的爱情伊甸园,然而残酷的现实击碎了林与陈爱的幻梦。

每每品读《与妻书》,每每感受到心灵的震撼。世上情书千千万,唯有此书动心弦。这封书信融大义、大情、大理于一体,情到之处,感人肺腑,令人过目难忘。品读此书,我们读到了觉民对妻子的恋情、对家人的亲情,还读到了那字里行间跳动出的浓酽如酒的爱国之情。

“吾充吾爱汝之心,助天下人爱其所爱”、“汝体吾此心,于啼泣之余,亦以天下人为念,当以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,为天下人谋永福也”。字字铿锵,句句动人,既有革命党人慷慨赴义的豪气,又有儿女情长的侠骨柔肠在其中。

古人云: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。觉民倾其所有情感于信中,情深意长,既言家国之事,有诉儿女私情,为了国家的前途未来,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。

新婚燕尔的甜蜜,相敬如宾的幸福,宛若昨天,令人难以忘怀。“吾与汝并肩携手,低低切切,何事不语?何情不诉?”、“吾真真不能忘汝也!”一处精致的小院落里,觉民、意映双双携手并肩,入门穿廊,或一起观赏梅花,或一起吟诗唱和,夫妻恩爱,夫唱妇随,此时,“窗外疏梅筛月影,依稀掩映”。缠绵悱恻,情真意切,信中怎一个“情”字了得!

然而,风云突变,“秋风秋雨愁煞人”,列强的枪炮声惊醒了多少缠绵恩爱的鸳鸯梦。其时也,“天灾可以死,盗贼可以死,瓜分之日可以死,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,吾辈处今日之中国,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“。清廷腐败,民怨沸腾,推翻帝制,革命党人高举义旗,奋然前行。

英雄扼腕,壮士断臂。林觉民写罢情书数日后,遂加入广州起义队伍之列,勇攻总督衙门。

百年情书,长歌当哭。

在这封凄美哀婉的情书里,林觉民一口气写下了62个“吾”和52个“汝”,至情至爱,感天动地,把那种卿卿我我的夫妻之情以及面临生离诀别时的留恋和牵挂,表现得淋漓尽致,可谓是字字有其真情,句句感人心灵,读之,纵使铁石心肠之人,也不免落泪。

记不得每每读到“吾居九泉之下遥闻汝哭声,当哭相和也。吾平日不信有鬼,今则又望其真有”。读到此处,总恨苍天无情,为何要让恩爱夫妻阴阳两隔。一股酸楚之感涌上心头,几欲喉咙哽咽,几欲不能自己。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”,非也!非也!在此二人面前,此言甚是荒谬也!

为了保守秘密,行前一直不曾把行踪告诉妻子,觉民忍受着诀别时内心的疼苦和煎熬,“故惟日日呼酒买醉”,自责、自惭之情,跃然纸上,溢于言表。更有甚者,觉民临终托付后事之言,读之,令人黯然神伤。“汝腹中之物,吾疑其女也,女必像汝,吾心甚慰。或又是男,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,则吾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”。

壮哉,豪杰觉民!伟哉,真情丈夫!

“一腔热血勤珍重,洒去犹能化碧涛”。怀着救国救民的抱负,怀着难以割舍的亲情,林觉民拭去眼角的泪水,英勇地冲在攻打总督府的路上。在受伤被捕后,面对清朝地方官吏的审讯,慷慨陈词,宣讲革命,最后从容就义。面对只有24岁却坚贞不屈的年轻革命党人,两广总督也不禁叹曰:“惜哉,林觉民!面貌如玉,肝肠如铁,心地光明如雪。”

百年情书,如泣如诉。

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”。广州起义失败后,林的家人从门缝中发现了这封绝笔书,陈意映由于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打击,导致早产,两年后,竟郁郁而亡。

“吾今不能见汝矣!汝不能舍吾,其时时于梦中得我乎!”终于,觉民可以在九泉之下与意映双栖一处,实现其“吾灵尚依依旁汝也”的夙愿。“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,此之谓也。

读罢此文,“当时余心之悲,盖不能以寸管形容之”。百年之前,有义士为国家,舍小家,抛家舍业,杀身成仁,为国捐躯;百年之后,除了敬仰之外,吾辈等人该如何有所作为,“为天下人谋永福”呢?

正如孙中山在一篇文章中所说的那样,“碧血横飞,浩气四塞,草木为之含悲,风云因之变色”。辛亥英烈浩气长存,忠魂与山河同在。

百年情书,情撼百年。

谨以此文献祭在辛亥革命中英勇献身的仁人志士们。

写于2011年10月16日

经典散文